欢迎来到会计师网站会计师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会计师首页 >> 考试 >> CGA >> 考试资料 >> 考试经验 >> 正文

CGA考试考后感:十年一觉加州梦

2013-07-02 16:42来源:互联网打印订阅
[导读]十年前, 在书桌前写下我是天才。 一年半前,在MSN上打出终于能挑战CGA终极大魔王了。 命运总是喜欢和人开玩笑,很多事情兜兜转转,其实只是走了一个圈。 从出国留学到取得执照,从98到09,十年波折,整整好大一个轮回。 虽然说从前去美国不顺转而去加拿大算是个小小波折,但是我的整个MAcc的求学之路还是很顺利的:作为一个大专生又没有什么工作经验,却能蒙校方开恩陡然跳级拔高到Master的地步,我觉得自己还是很好运,特别当回想起当年Transit Term一口气同时学习八门课程,英语又是无敌的烂,竟然还能磕磕绊绊冲到最后,至今都觉得是传奇故事。 而且这好运,似乎一直保持在接下来的CGA课

    十年前, 在书桌前写下“我是天才”。

    一年半前,在MSN上打出“终于能挑战CGA终极大魔王了”。

    命运总是喜欢和人开玩笑,很多事情兜兜转转,其实只是走了一个圈。

    从出国留学到取得执照,从98到09,十年波折,整整好大一个轮回。

    虽然说从前去美国不顺转而去加拿大算是个小小波折,但是我的整个MAcc的求学之路还是很顺利的:作为一个大专生又没有什么工作经验,却能蒙校方开恩陡然跳级拔高到Master的地步,我觉得自己还是很好运,特别当回想起当年Transit Term一口气同时学习八门课程,英语又是无敌的烂,竟然还能磕磕绊绊冲到最后,至今都觉得是传奇故事。

    而且这好运,似乎一直保持在接下来的CGA课程中。托Master Degree的福,CGA免掉了很多前面Level的课。不知天高地厚的我,向家人许下了两年内就能全部通过的诺言。然而从05到09,整整用了五年,才终于完成。

    一开始虽然CGA给了一个小小的下马威,但接下来的几门课都是一路过关斩将有惊无险,使得我越发地觉得自己了不起和好运道,于是在一年之前,当面临CGA最后一课PA1的时候,很豪迈地在MSN上喊出了“终于能挑战CGA终极大魔王了”的口号,似乎觉得这本来就是信手拈来的易事。

    令我意外的是,PA1的格调与以往的CGA课程完全不同,反而类似于我大学里最头疼的Paul Dunn风格,所谓Prof. Paul Dunn是Brock Univ.的商学院头号妖孽教授,无论多牛的学生听到他大名一概噤如寒蝉。此公的Case简直就是天马行空,你爱怎么解构就怎么解构,但是不中朕意就要受到谴责,问题是谁知道他老人家脑子里的标准线是啥,他这门Accounting Theory是我唯一一门70分低空飞过的课,当年为之忧心忡忡夜不能寐的情景,犹在目前。

    有此前车之鉴,我对着PA1这门课真的有点儿老鼠拉龟无从下手的感觉。不过好在相关的Online Discussion和作业还能应付得来,我很快就得到了可以参加最后考试的许可。一直到那时候我才稍微有了点儿底----在把PA1两套样卷统统翻了一遍以后。

    考试过程不用多说,四小时做15道选择,六道Scenario选择还有两个小Cases和一个大Case,一共要写3000多字,写得我是手指出血,一支笔墨水生生写光,不过自我感觉还不错,出场后就把内容抛之脑后。

    2008年2月2日,很有自信地点开了CGA网站上“我的成绩一览”,拉到最后,那PA1的成绩代码触目惊心“SP”。我至今还记得当时的心情,一刹那心情一片空白全身汗出如浆,坐在办公桌前半天一动不动。

    那时候的我还很阿Q式地自我开解自己, SP(Supplement Exam)并不代表Fail,是指离通过(Pass)仅仅有那么触手可及的距离而已-----CGA考试结果有F,SP和P三种状况,SP代表离通过的要求仅仅差这么一两分,下次可以不用交作业不用Online Discussion直接参加考试,类似于国内的“补考”。

    缓过劲儿来的我立刻又变得牛B起来,一方面马上注册了08年6月的PA1考试,一方面付了125刀要求复审考试结果------其实我本意是想看看哪部分没达到通过要求的,不久回信很轻描淡写地说检查下来卷子批分没有问题,这125刀等于听了个响儿。

    3月底回国后我过着你侬我侬的日子,早就把PA1考试的内容抛在脑后了,想着反正6月初考,5月中回去还可以有半个月时间来复习。其实我的潜意识里还存在侥幸心理,觉得上次失手主要还是运气问题,这次写得仔细一点就可以了。

    2008年6月10日,第二次参加PA1考试的我充分吸取了第一次考试的“教训”,事先在手指上缠上了厚厚的胶带以防笔压迫得手指出血。这次的考试时间好像没有上一次的充裕,写完后还没来得及把前面的选择题全部review完就给收卷了。回家后在电脑前面对着家人的询问,很是自信地说这次一定没问题。

    话是这么说,但心里的不自信还是有的。PA1资料的保密性前所未有,除了网站上列出来的两套模拟考试样卷以外再无其他,特别是选择题,除了样卷的几十道选择题以外就没有什么可供参考的了。考完后我心里隐隐约约有点儿担心:因为到了复习PA1的后半阶段我算是看出来了,PA1看上去是什么都不靠谱的大杂烩,其实是CGA前几个Level课程内容的综合、总结和进阶。像我这样半路冲进来很多课都被免掉的家伙反而有劣势,特别是在CGA Level 5 阶段的时候,为了省事我选了简单熟悉的几门课去考,相反对PA1至关重要的几门课,比如AU1,MA2还有MU1,我都是一点儿也没接触过。尽管5月底抱着临阵磨枪不快也光的念头把这几门相关的课程看了一遍,但心里还是没底。

    有时候,前期的放松,反而会造成后期的拖累----------诚哉斯言。

    怀着患得患失的心情就这样走到了八月初,2008年8月6日,是个把我九年积累的骄傲和自信一起打破的日子,那CGA网站我成绩的最后一栏,赫然是个“F”。

    第一次知道,我不过是个把希望寄托于好运和神灵,本身不愿意为之努力的混蛋。

    第一次知道,神灵和好运不会眷顾于你,如果你不做好充分准备的话。

    第一次知道,自信丧失的感觉,是如此的疼痛。

    雪上加霜的是,CGA来信:由于给予学生的4年学习期限已到,未能完成全部学业者,必须重头来过。

    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就是。

    整个8月份的我,简直如同一具行尸走肉,整天昏昏沉沉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如果重头来过,按政策又要等到两年以后才能开始,以前积累的东西一扫而光。这种疼,绝对是撕心裂肺,大抵上和硬生生从手指上鲜血淋漓地扳开手指甲这样的疼痛差相仿佛。

    当然还有悔恨,悔恨前面4年光阴的虚抛。平均一年一门的速度,在我看来是悠闲,在讲效率的人看来,是愚不可及。为什么前面几年不勤快点呢?

    幸好CGA的信给我留了后路,由于我只剩下最后一门也是总的一门考试,特别允许我写信去申诉,他们会讨论后做出决定。

    这里感谢宜宜的同事Shaun,我的那封Appeal信经他妙手修改后变得有血有肉,十分有说服力。老外的英语写作功底,实在令我高山仰止。

    9月初,CGA写信告诉我Appeal Granted,请于一周之内缴费注册重新读PA1,这是最后的一年也是最后一次机会----好像PA1作为所有课程的总课程,一生只允许三次考试机会。

    这次的我,是被逼到悬崖边,已经无路可退。

    第三次考也是第二次重头学起PA1,我过多地把精力放在了和PA1有关的基础知识上,反而忽视了平常的Online Discussion和作业,期间又去了欧洲一次,因而缺席了几个很重要的Online Discussions,等到11月初忽然收到email说课程已经进入最后阶段,要根据Online Discussion的表现和作业的分数来评定是否有参加最后考试的资格的时候,才悚然而惊。幸好老天开眼,前面的表现还是不错的,那位很Nice的Course Director让我参加了最后的考试。

    什么叫不破不立,破而后立?这就是破而后立:既然PA1的相关考试内容少,那么这次我就从头做起,把和PA1相关的基础课程都重新读N遍,题目重新做N遍,特别是对于没学过的课程,这次我又是上网查询又是借资料,硬生生地把前20门课的大致内容都重新看了遍,特别是几门主要的课,比如AU2,TX1,FA4等等,重新阅读并做笔记;选择题目我更是每天做上三遍:一是基本课程的选择题目的基数大,二是PA1选择题怎么考也不会超过基础课程的知识范围,既然我不知道它会考哪一方面,我干脆就复习全部方面!!感觉十年前埋头苦读英语的情景又重现了。

    9月份我对宜宜说,我信佛,相信佛祖会保佑我,前提是我做好准备。

    11月份我对自己说,这是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请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

    2008年12月1号,我第三次坐进Ontario Place的PA1考场,当卷子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心里只有平静。

    该复习的,都复习了;该明白的,都明白了;如果还有不懂,还想不明白,那就是自己的不聪明,不是自己的不努力。

    4小时过得很快,选择题我做完后就没有回头看,以往做完后心里一直放心不下,总是想回头看看,以致影响到了后面的Case论述。而这次,我没有放不下的心思----如果不懂,那就是真的不懂,不是没复习到。既然如此,错就是错,对就是对,非干人事,也不怨天命。

    很奇怪的是,三次考试,一次比一次觉得时间不够用,做到最后大case的最后一小论述题的时候,留给我的时间只有二十分钟,却要写300多字。追根究底,这诚然有我写case一贯的坏毛病:总是在前期笔墨着力过多而未能合理安排好后面的时间;也可能有着PA1考试越来越变态的因素:考完后才知道很多人都是最后一题来不及做;更有可能的,是我能发现和思考的知识点多了,写得也多,因而时间紧张了。如果这样,那就是好事了,PA1的8个Groups,总是越全面越好。

    20分钟转瞬而过,写到最后我右手已经不听使唤,手指也开始抽筋捏不住笔----已经写了3000多个字,10多页纸,4小时连喝水的时间也没有,更不可能先思考后动笔,总是边想边写。 所以这最后5分钟,是左手把住右手写的。

    刚刚写完最后一个英文字母的时候,监考老师翩然而至,把卷子从手中抽走。

    我很平静地收拾东西,回家,面对着MSN上宜宜的问候,淡淡地告诉她:“考完了,没啥感觉,希望能过。”

    是的,没啥感觉,比起第一次的自高自大,第二次的患得患失,这一次,很有点“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的味道。

    高中时学过,王国维说学者治学有三种境界,禅经里也说禅定有三种层次,无论是治学还是禅定,最后的境界都是澹然。

    因而十年负笈,从若蹈虎尾,到自信满满,继而伥然若失,进而破执去妄,终得恍然若悟,从无到有,走了这么一个来回,山还是山,水还是水。

    接下来的日子,每每告诉别人“我没什么把握,但我尽力了。”

    是的,我没什么把握,而且我明暸我case里面有一二个答案是错的----尽管复习到了可是考试的时候没有记起来。但是我尽了我的全力,没有事后为之捶胸顿足懊悔说没有复习到点的情况发生。

    剩下来的,就是等待罢。无论我人前人后装得有多不在意,但临到头来还是显出红尘里打滚的凡人模样,把MSN名字改成了“祈朱衣点头”。

    2009年1月30日,梦中没有看见朱衣人点头,倒是清晨耳边响起一声清越的钟声,惊醒后四顾无人觉得很是奇怪。那一天,信箱里摆着CGA洁白的信。

    信很薄,手抖着拆开信封抽出信纸顺手展开来,折叠在背面的那排字就此跃出在纸上,映进我眼底:

    PA1

    P

    要问我这一瞬间想什么,我只能说我什么都没想,就觉得头很晕,眼里热热的,有什么东西要从心里涌上来。

    这多年纠缠,便一朝解了。

    此前无数次地想象过一旦知道通过的消息,将会是个怎么样的兴奋跃然的心情。其实此刻的心情,没有特别激动也没有特别开心,只有一种微微的辛酸,从心里那么荡漾开来。

    五年了啊。

    不知怎地就想起了十年前的那个黄昏,在立信图书馆里我决心要出国留学的那个黄昏,那时候还是很年轻很单纯,不知天高地厚,自觉天生我材。兜兜转转,站在十年之后回顾来时苍茫,方悟天资鲁钝,唯有勤耕不辍。

    记得前几年写博客关于陈奕迅的《十年》,沈乐在上面留言,说叫我以后也可以写一篇文章叫十年,当时我不知道怎么去写,现在知道但欲说还休。倒是今天上网看别人的博客,上面有一句杜牧的诗:

    十年一觉扬州梦

    于是微微笑了起来,于我心有戚戚焉。

( 责编:金木木 )
本站PR为4,PR<4的已移至频道内面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友情链接